• 您好,欢迎访问云南省社科院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视点

岳山:伴着鹤鸣浅吟轻唱——王昭荣文学作品集《点燃蓝空的遐想》赏评

时间:2018/1/15 10:22:08|点击数:

  2016年仲秋的一天下午,和我一起先后借调到省委宣传部的昭通新闻战线“神笔小申”申正勇兄弟约我餐叙。因我手里头正弄着一个需要催熟的材料,答应得有些拖泥带水。正勇兄弟明察秋毫,他笑呵呵地说,昭通的“红尘诗人”王昭荣先生最近又出了一本散文诗集子,要托我呈送几本给单位领导惠存。一听是这位兄台托请,我毫不犹豫地放下手中活计,速驱车赶往约定的小店。

  王昭荣是昭通作家群中比较有建树的青年才俊之一,深得著名作家夏天敏老师等文坛前辈们的赏识与厚爱,拥有众多的读者和粉丝,几十年始终如一地坚持文学创作,先后以“鸟类熊猫”黑颈鹤为题材,紧贴乌蒙高原山乡热土地,创作了数十万字的各种有血肉、有温度、有质感、有灵魂、有影响力的文学作品,尤其是独树一帜的抒情散文诗,深受广大读者朋友喜爱,成为昭通“王氏独门绝技”。虽然仁兄头顶“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金奖奖章”“中国十大环境新闻人物”“绿色中国年度人物提名”“中国散文诗研究会理事”“昭通十大优秀青年”等多项桂冠,其各方面成就也令我景仰,但我俩作为同龄人,又因文学结缘,虽然相见恨晚,见面次数也不多,但相似的成长环境和人生经历,共同的兴趣爱好和性格特点,总有种惺惺相惜的融洽、和谐与默契。这些年来,我一直满心期待昭荣兄能再将他那些散见于各种报刊杂志的美文聚集出版,一则为蜚声海内外的“昭通作家群”锦上添花,二则是给我等文学爱好者及他成千上万的铁粉们的书案再添珠玑。没想到仁兄在不声不响中善解人意地满足了我的心愿,闻之自然欣喜,就如同昭荣又喜添一千金,当然可喜可贺。更何况,这一晃又是四年多光景没有了对方的音信,他忽然召见,我若不去,我的为人定会遭到朋友们质疑和诟病的。

  一见面,昭荣兄便起身伸出一双丰润而绵柔的大手,紧紧握住我的手笑盈盈地说:“山哥,好久不见,这是我最近出版的拙作,一是想请你指正;二呢,也想请你代我呈送几本给省委宣传部领导勋鉴。”见我表情有些活跃,正满脑子地打捞祝贺与赞誉仁兄的陈词,他已取出笔在其中一本上工工整整地写上“请岳山兄雅正”几个字,连同十来本递在我手上。我接过一摞相当有分量的书,谢过昭荣,边瞎侃边粗略浏览了一下封面,这是一本装帧设计非常精美且典陈着几许华贵与大气的文学作品集,封面是一幅湛蓝的高天与碧绿的大地之间镶嵌着一泓与天空撒娇般蓝的镜湖的照片,特别吸睛的点缀,是洒落于镜湖之上那些宛如嫩白的翡翠的黑颈鹤,两行黑白分明、大小相宜的字:“红尘诗人歌咏‘鸟类熊猫’黑颈鹤的赞美诗——点燃蓝空的遐想”,与数只一字排开的黑颈鹤分列两边形成一个大写的“三”字,在湛蓝的天空翩跹飞舞,看上去总是那么中庸、和谐、典雅、诗意、唯美。直到在座的朋友将美酒夜光杯齐刷刷地举在空中,我才有些爱不释手地将书放进提包里。

  很多年来,我一直保持着在枕边放几本书,睡前随便翻几页,困了再入睡的习惯。诚然,当晚昭荣的这本散文诗,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我枕边书中很受待见的新成员。一如以往,当晚我也想用昭荣的散文诗组章催眠。但事与愿违,斜靠着翻开读了两篇,本有些困顿的我,就像忽然打了鸡血般兴奋起来,越看越新鲜,最后竟一口气将该集子收录的九个散文诗组章全部看完,等我仍旧有些兴奋地合上书页,一看手机,已是凌晨三点多了。

  将王昭荣的这本集子置于枕边,固然是要失眠的。书中收录的散文诗,较之他早年写的作品而言,语言更加纯粹练达,抒情感怀更加酣畅淋漓,文字总给人以梨花带雨般的晶莹剔透,读来总那么芳香扑鼻、心旷神怡;意境更加深邃空灵,既给人以画中摘梅般的空灵虚幻,却又触手可及、充满质感和温度;思想已然是金丹换骨,读来让人产生许多顿悟和无尽遐想。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昭荣兄的每一首散文诗,都是现代诗中抒情诗的范文,无论是写爱情、友情还是亲情,每一首,每一句,都写得那么的柔情缱绻,委婉动人。比如抒写爱情的:“好想在这样的夜晚,你悄然盛开在我的臂弯,给我温暖,用你热乎乎的手,焐化我被冰雪封冻的心,不再层层迷离。”(《情感的天空雪飘不停》)“你风中的身影,是我心疼的牵挂,我会沿着那条思念的小路走进你布防的陷阱,不能自拔。”(《想你的心情没有尽头》)又如抒写亲情的:“母亲,我用什么来缝补您含辛茹苦的岁月?我不敢在想你的每个夜晚凝望这帧满溢慈爱的相片。您被生活的狼烟熏染了一生的眼,包蕴着太多的艰难和太多的心酸,换来我深刻的疼痛。”(《岁月》)“我的天空因你而洋溢澄碧,我的青春因你而更富生机,你像传说中的安琪儿一样,飞到我们的怀里,我要把你轻轻轻轻地放入繁花丛中,让清风爱抚你粉嫩嫩的身体。”(《写给女儿王明晨的诗章》)就连写给黑颈鹤的诗歌,都宛如跟枕边的爱人窃窃私语,情愫暗生般,让人心潮澎湃,浮想联翩。比如:“等你,等你在我的身畔梳理被风霜憔悴了的痴情,等你在我的耳边细诉攒集了整整一世的话语。”(《守候,在幸福的边缘》)又比如:“你我曾在天堂里相依相缠,相约轮回于凡尘,体味苦乐年华。然而,你背弃了诺言,虽然仅仅只在天上耽搁了一日,却让我在世间孤独地苍老了百年又百年。”(《最后一个冬日》)只有细细品读过昭荣的作品,或者说走进他内心世界的人,才能真正理解,这“红尘诗人”的冠誉不是虚名浪得,也不是乌蒙山区式的灰色幽默和散漫调侃。

  王昭荣的散文诗几乎都有一个鲜明的特点,或者说是比较明显的闪光点,那就是几乎每一首通篇都押着韵,不仅让人读起来朗朗上口,而且还因为一定程度上有了歌词的押韵、合辙的鲜明特质,这读书便容易成为“唱书”,这正是他的散文诗总那么吸引人的绝妙之处。我以为,只要把昭荣的大部分诗歌谱上曲子,便可以成为一首首能够传唱甚至流行开来的歌曲。如:“曾经自己像浮萍一样飘摇无依/在岁月的河中漫无目的地狼藉/不敢再奢望爱情能带来甜蜜/慢慢地我试着把一切忘记/初次见你在人群中美丽/你的眼睛向我透露出内心的秘密……”(《关于爱情的颂辞》)。又如:“雨是秋季的泪滴,深深浅浅地打进心底,激起圈圈涟漪,荡在无边的夜里。”(《想你的心情没有尽头》)再如:“今生的相遇,总觉尘缘未尽,一声恍若隔世的鸟啼把我唤醒。请把无望的守候归还天空的浮云,且把失意的足音留在深秋的小径;那些路途中的艰辛,将会被额上吹过的风,扫荡得干干净净!”(《鸟音如洗的清晨》)

  可以说,因了押韵,虽然词面无谱,但吟自成曲,捧着昭荣的散文诗作,初为看,再为诵,最后直接情不自禁地吟唱起来了。固然,读起来丝毫不会产生疲劳和沉赘感。

  我读过不少作者的散文诗作,但几乎从未读到过押韵的。青涩年代我也曾写过一些登不了大雅之堂的作品。后来我也深刻反思过,或许是我始终把台湾当代著名诗人和诗论家李魁贤关于“诗的美是意向的新颖,联想的丰盈;即诗素的美,而不是语言的美”的权威论断作为散文诗创作的基本遵循,理解上有些断章取义了,所以写出的作品老是有些生硬和酸涩,没有深刻领悟散文诗创始人之一法国近代著名作家波德莱尔关于“声律和谐,立意的精辟辞章的跌宕,灵魂的抒情性的动荡、波动、跳跃”之要义使然,没有做到“声律和谐”“立意精辟”“辞章跌宕”。而王昭荣的散文诗作,是如此巧妙、练达、精深地利用讲求押韵这种形式,使得每个句子都是那么自然的流淌出其中的意蕴,具有了曼妙的音乐美和韵律美,做到动荡、波动和跳跃,真正有了声律和谐立意精辟辞章跌宕之唯美。看来,昭荣刻意做到几乎每一首诗作都押韵,这绝对不是故弄玄虚,故作神秘,故意扔颗烟雾弹后的遁逸。因此,他的散文诗便有了“四美”,即意念美,意向美,境界美,律动美,精妙地做到了既为散文诗,又超然于散文诗的价值延伸。

  爱,是昭荣散文诗作永远的主题和灵魂。但昭荣的抒情散文诗中的爱,绝对不是仅仅停留在于爱人、亲人和朋友之间卿卿我我的应和,抑或“无边丝雨细如愁”的自我悲怜和消愁上。他的诗歌,百分之八十都是写给黑颈鹤的。他把个人的小爱升华为人与自然和谐的大爱,甚至诠释“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厚涵现代生态文明核心要义的博爱。他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开始,近一代人的光景里,一如既往地利用业余时间从事对世界珍稀濒危物种、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有“鸟类熊猫”之称的黑颈鹤保护工作,志愿服务时间达到9000余小时。因为用心保护黑颈鹤,昭荣获得了“中国十大环境新闻人物”等多项荣誉,并走上了北京大学的讲堂与北大学子共话环保和生态文明,并应全国青联邀请到访日本学习考察环保经验,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还给他制作了55分钟的电视专题片,等等。通过昭荣为黑颈鹤创作的大量散文诗,通过他带领遍布乌蒙高原,乃至奔走和活跃于全省全国各地的广大黑颈鹤保护志愿者开展的环境保护和宣传教育活动,通过他发动外界爱心人士用实际行动关心帮助大山包等地村民的生产生活,一步步把大山包黑颈鹤推向了世界。可以说,在大山包被命名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个结果上,王昭荣是有一份贡献和功劳的。因此,在昭荣头顶那些闪烁着耀眼光环的桂冠中,什么中国散文诗研究会理事、昭通市作协副主席、某国有企业党委书记等等这些,你若提及他总是将丰硕的大手在空中挥舞着,找个理由就把话题引开。有时甚至十分幽默地笑着说,“作为昭通黑颈鹤保护协会会长,我就是一个保护黑颈鹤的志愿者,一个看鸟、为鸟疗伤消除孤寂的大叔,或者说是一个鸟人!”

  黑颈鹤对于王昭荣来说,如孩子,挚友,发小,抑或永远的情人。黑颈鹤离去他总是牵肠挂肚地思念;它们如期而至时,他又总是用诗章伴着凄凄鹤鸣押着韵儿的对它们轻吟浅唱,“每一个洒满月光的夜晚,我内心的宁静,宛若岁月般稀薄的瓷器,在回想中碎裂成三万颗满天的星星,我渴望有一辆敞篷马车满载纯洁的爱情,从熹微的黎明驶来,收拾我破碎的内心。”(《为三万只鸟儿纵情歌唱》)昭荣对这种神奇的“爱情鸟”,始终翩跹在他生命湛蓝天空的精灵的爱是深沉和纯粹、坚贞和执着的,可谓是思之切,爱之深,行之笃,总让人钦佩和感动。他满怀深情地呼唤人们的良知保护黑颈鹤,“但愿作为万物之灵长的人类都能用爱去订做一个天堂,用心去打造一个理想;让天空的精灵永远轻盈美丽,让圣洁的天使带来如意吉祥。”(《用爱订做一个天堂》)并发出庄严而神圣的倡议:“我们何不献出广袤的土地和葱绿的山林,为与我们一样珍贵的生命,栽种白鸟婉转的啼鸣。”(《为三万只鸟儿纵情歌唱》)

  或许,这些从800多公里的四川若尔盖地区历经千辛万苦飞到大山包过冬的美丽精灵,完全能够听懂昭荣对它们的纵情歌唱,能够领悟他的良苦用心,感受到他深沉而炽热的爱。有时我在想,它们每年九九重阳之后便如约而至,到次年三月三左右南方天气逐渐暖和了,才又依依不舍地飞离,数十年来一直那么守时践诺,就是因为有像昭荣这样如此亲近和关爱他们的人们。与其说他们是来过冬的,倒不如说是来听昭荣纵情歌唱的,或者来感恩的,抑或探亲的。

  作为挚友,我祝愿开朗、阳光、乐观、豁达的昭荣兄,在继续匍匐于乌蒙大地,用爱触感乌蒙高原热土地温度,深入火热而疼痛的生活中,创作出更多脍炙人口的精彩诗篇;也希望作为昭通市作协副主席的他,在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著名作家夏天敏老师等文学前辈的率领下,继续在昭通青年作家群中发挥好“头雁效应”,让乌蒙大地的蓝色天空,翩跹着更多更多引领昭通文学发展的雁群……


王昭荣文学作品集《点燃天空的遐想》封面

  岳  山,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云南省评论家协会会员,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出生在云南巧家,现就职于云南省社会科学院,九十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已在各级刊物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文学评论及社科理论作品60余万字,现主要从事诗歌、散文、小说、电影剧本创作。

  

来源/作者:机关党委办公室/岳山 责任编辑:念鹏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