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欢迎访问云南省社科院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视点

马颖娜:存史资政 经世备览——阮元对清代云南地方志修撰的贡献

时间:2021/1/11 17:44:41|点击数:

  地方志是中华民族特有的客观记载一定行政区域内的自然、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基本状况并代际传承的资料性文献,具有存史、资政、育人的重要功能。历史上的地方志也称方志,有全国性的总志和地方性的州郡府县志两类,内容涉及地理、沿革、风俗、教育、物产、人物、名胜、古迹以及诗文、著作等。以省为单位的方志称“通志”,元代以后著名的乡镇、寺观、山川也多有志。

  云南省根据《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年)》部署,地方志修续工作取得了重要成果,至2020年6月,全省第二轮省、市、县三级地方志书实现全覆盖,共修成省志69部,州(市)志16部,县(区)志128部,圆满完成国务院下达的“三级志书全部出版”目标。在此基础上,启动了谋划、布局第三轮地方志续修的工作。当此之际,回顾云南历史上封疆大吏治理云南中推进方志编修的举措,对于谋划、实施第三轮地方志续修,持续推进云南地方志事业高质量发展,应该大有裨益。

  据实以著 传承文脉

  清代以前的历代王朝都高度重视编修地方志,把修志作为“传承文脉,后代勘鉴”的重要工程,延续至清代,地方志数量达到空前水平,云南也不例外。明代现存的云南志书仅10种,而清代现存云南方志209种、亡佚的方志数量为104种,其中又以乾隆、嘉庆、道光时期的志书数量最多,现存74种,亡佚30种。在全国存留下来的方志中,阮元任两广总督和云贵总督时监修的《广东通志》《云南通志稿》,以及广西巡抚谢启昆监修的《广西通志》备受推崇,体例多为后来修志者所仿。梁启超说:“大约省志中,嘉道间之广西谢志,浙江、广东阮志,其价值久为学界所公认,道光间之畿辅李志、山西曾志、湖南李志等,率皆踵谢、阮之旧,而忠实于所事,抑其次也。”

  阮元(1764~1849年),字伯元,号芸台、雷塘庵主、揅经老人、怡性老人,谥号文达,江苏仪征人。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中进士,历乾隆、嘉庆、道光三朝,遍任山东、浙江、河南、江西、湖广、两广、云贵等地,被尊为“三朝阁老,九省疆臣,一代文宗”。其或提倡学术,创设各种学堂、书院,奖掖后进,嘉惠士林;或重视金石考据,致力于典籍文献之掌故整理;或弘扬盛世修史修志传统,积极开展地方志编纂,从而将为政与为学有机结合起来,既兴盛了地方文化,又实现了个人学术理想,是学者型官员的典范。

  阮元于道光六年(1826年)至道光十五年(1835年),任云贵总督长达9年,其在云南边疆提倡朴学(考据学),延揽学者从事编书刊印工作,发掘、编修云南地方文献,为繁荣云南学术文化作出了巨大贡献,其修志的原则和学术思想,对丰富方志理论、指导现今修志有重要意义。

  阮元认为:“明代事不师古,修志者多炫异居功,或蹈袭前人而攘善掠美,或弁髦载籍而轻改妄删,由是新志甫成,旧志遂废,而古法不复讲矣。”所以阮元主张在“无改旧贯”的基础上,“据实以著其本原”,反对修志标新立异,主张重视文献原貌,以及注明资料来源。在志书体例上,他反对标新立异,倡导合乎史法的方志体例。因此《云南通志稿》依照旧有方志体例,下设天文、地理、建置、学校、祠祀、武备、秩官、选举、人物、南蛮、艺文、杂志诸志,各志下又分细目,各纲目间存在着紧密的逻辑关系。同时,阮元对金石资料也非常重视,曾指导其子阮福搜集云南著名古金石拓片,著为《滇南古金石录》,利用金石文字考证经史,补史籍、史传所未备,丰富考证方法,是较早使用“二重证据法”的学者。在纂修《云南通志稿》时,阮元倡导在“艺文志”中设“金石”目,“存其目,甄录其文”,收录丰富的第一手资料。

  经世致用 备考资政

  阮元在纂修《云南通志稿》时,重视志书编纂“经世致用”为国事服务的功能。在志书体例上,他根据云南少数民族众多的特点,设“南蛮志”,首创“方言”目;在“艺文志”下专设纪载滇事之书、滇人著述之书,对云南的文献进行系统整理、保存,便于云南文化的传播。在志书内容上,他非常重视边防、水利、地图等内容,边防、水利往往以图辅之。他认为,图存,则经界明析,疆域之广袤、水利之堤防则展卷可知,因此在《云南通志稿》中,附有云南全省图37幅,各府州县经界明析,一目了然。阮元还专门著述了《云南黑水图解》,篇末附图1幅,并在图中标明南盘江由粤西入南海,礼社江由交趾入南海,澜沧江由南掌入南海,用图标示起到左图右史的效果。

  另外,由于乾嘉时期,盐税、铜政是云南地方财政重要支柱,为了服务于清廷,阮元在《食货志》专列“盐法”和“矿厂”,此后的云南省志都将这部分内容独立出来,形成定例。光绪十五年(1889年)六月出任云贵总督的王文韶,后来在《续云南通志稿·凡例》中再次强调:“盐法矿产为滇南大政……阮《志》皆于课程之外,另列一目。今以现行事例补载备考”。

  鸿通博览 遴选专才

  阮元特别重视方志修纂人员的选拔,他认为方志编修者对方志的质量起决定性的作用,提出修志须选用“鸿通博览者、富于学而肯勤其力者”,同时在分工上需“肩任得人”,选用专才。

  《云南通志稿》编纂过程中,阮元创设云南通志局,主要负责凡例的制定以及修纂人员的选定等工作。他除了亲自参与修志实践,还因事设职,完善了地方志编纂人员的管理。修志人员的职衔上,比起康熙、雍正两部志书,除了总裁、总阅、提调、监修、督办、董理、纂修、分纂、校对外,增加了绘图、管理局务、管理经费三种职务。

  阮元没有门户之见,非常重视人才,不仅邀请退休回滇的王崧担任主纂,王崧擅长经史考证。同时,还延请当时罢官的浙江黄岩石曲人李诚,李诚精于山川地理,有《云南水道考》《万山纲目》《新平县志》等著作。二人前后相继,合力修志。

  史地并重 以备考览

  阮元认为一本好的志书应该“序述赅备,体例谨严,兼史家之三长,考地理于千古”,这一观点在《云南通志稿》中得到充分体现。阮元认为,方志应该地理、历史并重:“自古史传,人事与地理相为经纬者也。人事月改日易,而终古不易者,地理也。同一郡县山川,在汉某年为治为乱,在唐某年为失为得,贤良之遵循,忠烈之婴守,灾害利弊,前史俱在。修郡志者,是宜史地并叙,以备考览”。

  在志书的具体内容上,阮元既重视图标、分野、地理沿革、山川,也重视事略、人物、艺文。比如“南蛮志”其中“种人”一目,收录了道光以前纂修的府、州、厅、县各志中有关少数民族的资料,涉及百余个古代民族的地理分布、族属、风俗等,并附了由清代云南著名画家李诂(仰亭)绘制的119幅民族风情图像,展示其服饰、社会生产、习尚等内容。再比如在“秩官”一门中,“土司”占6卷之多,涉及土司的分布、历史源流、政治经济等内容,翔实反映了云南土司的历史地理状况。

  旷古无俦 鹤鸣悠长

  在阮元主持下,汇集多位学士通儒编纂的《云南通志稿》成为地方志中的翘楚。其上起秦汉,下迄清代道光,卷帙宏富,内容详瞻,全书216卷,总目13,子目68。篇目分类合理,编排有序,资料翔实,内容丰富,可以说是志书中的上乘之作。阮元编修《云南通志稿》不仅是其学术修养的实践,更体现了其作为云南治理者对云南地方的熟悉与热爱,他研究学问,修撰方志,乐在其中:“如此园林如此鹤,屈指廿年无此乐。”“不如安坐南云下,笑指此云称老翁。” 热爱云南之情跃然纸上。

  晚清经史考据大家王先谦在给藏书家缪荃孙的信中,高度评价阮元和《云南通志稿》,认为阮元(文达)对云南山水地理的学问,自古及今再没有人能够相比:“所撰《云南通志》刻已成书,公自名曰《通志稿》,实宝书也……文达水地之学,旷古无俦”。

  (作者单位:云南省社科院历史、文献所  图片提供:云南大学图书馆高国强)

来源/作者:云南日报 责任编辑:沈宗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