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欢迎访问云南省社科院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视点

马加力:加强政治、经济互信,推动孟中印缅地区合作

时间:2018/7/6 17:11:06|点击数:

  2018年6月13~16日,“携手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深化新时代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国家务实合作”为主题的“第六届中国—南亚东南亚智库论坛”在昆明举办,共有来自18个国家的300余名政要、智库代表、企业代表、媒体代表参加了论坛。论坛期间,中国改革开放论坛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马加力就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遇到的困难,前景等相关问题接受了论坛宣传报道组的采访。


中国改革开放论坛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马加力研究员  李月/摄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官网:在一带一路建设的背景下,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将给各国带来什么样的发展机遇?

  马加力 答:孟中缅经济走廊是中国、印度、孟加拉国、缅甸1999年首倡的,四个国家中的两个是比较大的经济体,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大的经济体发展都很快,其中最快的是中国,如果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成,各国都会得到好处。在走廊建设中,互联互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一旦物理联通以后,商品和人员往来都便利了。目前四国国情不同,对经济合作的热情和兴趣也不一样,但只要合作就会有好处,大家都会愿意参与。可喜的是,莫迪和习近平在武汉会晤后,中印关系明显好转,重回正轨,两国领导人对中印关系重新定性,印度总理在青岛也向习近平主席传达了印度将积极投身孟中印缅经济合作中的意向,“孟中印缅经济合作”或“孟中印缅经济合作项目”可能更易让印度接受,不具有情感上的反感,比起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印度更易接受。如果四个国家都有兴趣、有利益,就可以进行合作,建立孟中印缅经济走廊需要建立利益共同体。利益可从以下几个方面理解:中国原意给这些欠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做出贡献,中国的商品物美价廉,中国的大量外汇可投资,承包技术成熟,速度飞快均为我们的优势,只要原意合作,中方肯定会显现出很大度、很慷慨、很包容的态度,双方都可受益,互利合作。未来在推进利益共同体建设过程中,中国可以多做努力。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官网:当前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面临的主要困难是什么?如何克服?

  马加力:一是政治互信存在问题。相当时期以来,中印之间战略互信严重缺乏,这种互信的缺乏导致印度对孟中印缅经济合作存在抵触,或者是态度消极。建立政治上的互信,经济上的互信是首先要加强的。二是互联互通的基础还比较薄弱。在孟中印缅地区,互联互通项目的基础,公路、铁路等设施还比较缺乏。另外,各国的发展战略有所区别,发展侧重点不太一样,发展战略的对接还需要做大量工作。除此外就是一些比较具体的问题,如资金的问题、技术的问题、以及其他一些相关的金融问题还需要加以克服。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官网:可以从哪些领域重点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

  马加力:一是政治互信。习莫会晤后,政治互信问题明显改善,但印度方面对我们的战略疑虑、安全疑虑较深,并非一次领导人会面可解决问题,在这些方面还需要做出综合性努力。二是,针对各国不同的情况要制定出相应的具体的应对措施。从双边角度来说,只有双边的角度问题战略解决了,多边的基础才能夯实。特别是与印度的关系,双边关系不解决,难以取得成果。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企业、智库尽量多方做工作,积极推进利益共同体建设。中央政府加大投入,包括发改委、财政部、企业。要多做企业工作,让企业感兴趣,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但从总体来看,未来做起来是有好处的。企业有兴趣,国企、央企、私企都加入进来才能具有可持续性。要深入探讨智库间的合作。其他国家的地方政府积极性参差不齐,此类问题都需要从多层面加以解决。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官网:您认为中国与孟印缅在社会文化方面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马加力:在文化方面,四个国家都是东方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其次,都是东方国家,四国都主张和平共处、平等协商、互利合作。另外,作为发展中国家,都希望尽快摆脱贫困落后面貌,都有共同的脱贫致富的意愿,这是利益共同点,也是问题的核心。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官网:目前中国与南亚国家开展的文化合作存在什么问题?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

  马加力:一是文化或文明里还有差异。比如印度教文明、伊斯兰教文明、佛教文明,宗教信仰不一样,意识形态还存在差异。二是从发展经济、推动社会进步的角度来说,有一致的地方,大家都基础差,底子薄,都希望迅速改变落后面貌。总的而言,不管信什么,但改变现状,使社会更好发展是共通的,即使在穆斯林国家,在印度教盛行的国家,大家都有共同的愿望。这是一个更容易产生共鸣的地方,建立利益共同体,对脱贫致富有好处。三是文明的差别,各国国情参差不齐,水平参差不齐,合作起来,中国要多做一些贡献,中方应该是要先予后取,但必须得考虑到投入是有好处的。再一个就是,信息鸿沟还很大。几个国家之间,即使在当前的交通下,还是对很多可以合作的地方不了解。比如之前谈到的政治壁垒,就是对客观存在不了解,对别人的需求不了解。比如前几年中印关系非常紧张的时候,就有一些印度公司找到中国使馆,问是否能帮忙疏浚港口,中国有疏浚能力的企业有很多,一边找活干,一边找不到人干,这就是信息差别,当然这里不止是信息的因素,但信息少肯定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所以我们需要各方努力,建立信息网,智库也需要加强深入研究。我们目前的研究还很少能实实在在地提出确实的、扎实的、可行的、对路的建议,这可能是智库、政府需要加强的方面。比如印度的药品,我们急需,而印度却无法卖出。我们有些软件企业出不去,可以与印度的软件公司合作,但我们不知道,这些问题都需要解决。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官网:您认为云南应该从哪些方面开展与南亚国家的文化合作?

  马加力:首先得肯定,云南在这方面做得大量工作,在未来还需要持之以恒地做下去。现在已经纳入国家层面的考虑中,国家的沟通也很重要,例如国家发改委、外交部要多做工作。企业要多做工作,现在提出产能合作,产能合作主要是企业,企业投入有待加强,国家层面主要需要造势推动。例如印度有庞大的市场,有巨大的市场潜力。义乌小商品在印度销售得很好,云南的小商品还没有如此高的口碑。云南有许多有优势的东西,比如产能、绿色能源,能源合作这些都是大的水电项目和中小的水电项目,大的水电项目都是央企去做的,云南省的地方企业可以做小的项目。除此外,企业还有好多方面可以去做。如果未来印度方面态度端正以后,孟中印缅合作会推进比较快。我们要做好准备怎么做,现在的人力储备怎么样?可行性调查怎么样?可以从人才储备、人才培养的角度来讲来努力,翻译人才,特别是小语种的人才可以提前准备。未来中印关系会有明显发展,一旦需要就有人才可用。从智库的角度来讲,要深入研究,结合实际,提出实际可行的建议。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官网:有人质疑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是否还能继续推进,您怎么看?

  马加力:现在有新消息,印度方面提出要推进孟中印缅经济合作,但是希望不以经济走廊的形式出现,我觉得中方可以作调整,中国单方面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纳入“一带一路”有点欠缺,因为经济走廊建设印度较为反感,现在政府有这方面的意愿,所以我们不妨在叫法上变一下。务实合作,不一定在“一带一路”名义下,不一定在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下进行,只要进行实际的合作,慢慢推进,是不是走廊就不太重要了。加强经济合作,印方是愿意的。青岛G20峰会就提了这个问题,可以适当考虑照顾印度额敏感性,具体就谈孟中印缅经济合作项目。“一带一路”只是我们对外合作的一部分,坚持全方位对外开放的政策下要有变通。

  (采访、整理:孙喜勤 审核:王国平)

来源/作者:第六届中国南亚东南亚智库论坛新闻报道组/孙喜勤 责任编辑:代丽